中国社区发展协会

社区居家养老路在何方?

2014-3-31 10:18 |来自: 城市晚报

摘要: 城市晚报四平讯 建立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是党和政府关注民生的好事,但目前四平市大多数社区的居家养老服务站却遭遇困境。有没有既能让老人及其家属们接受,又能让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工作较好地开展下去的办法呢?3月25 ...

 

 

社区养老服务站没有专项资金,开展困难

 

 

  城市晚报四平讯 建立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是党和政府关注民生的好事,但目前四平市大多数社区的居家养老服务站却遭遇困境。有没有既能让老人及其家属们接受,又能让社区居家养老服务工作较好地开展下去的办法呢?325日至30日,记者先后到金桥、朝阳、胜利、英雄和东星等社区采访调查,发现各个社区的情况大不一样。

 

  服务站没有专职管理人员

 

  按照民政部门的要求,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只收留本社区内那些白天子女不在身边的60周岁以上的老人,管理人员只负责对老人们进行日间照料,晚上老人们还是要回到自己家里与子女们住在一起。然而,许多社区的养老服务站根本没人去。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呢?社区主任们说,服务站开启后,老人们来了,必须得有专人为老人们服务,中午饭菜得有人买、有人做,所有服务都是免费的,社区的水、电、气等各项费用势必增加。但服务站没有专职管理人员,也没有专项资金。一位社区主任很无奈地对记者说:“社区的工作人员每人都有各自的一摊工作,你让谁放下工作去管理那些老人?服务站开起后,我每月水、电、燃气费都交不起。”

 

  在铁东区另一个社区,记者看见居家养老服务站的门被锁着。社区主任对记者说,最近半年来,有五个人已经退休了,但新人还没补充到位,很多工作都是一人干两摊,根本没有闲人抽出来管理养老服务站。

 

  社区有开展居家养老的职责

 

  是不是所有社区都是这种状况呢?328日,记者在铁西区英雄社区看到,他们的居家养老服务站办得相当不错。服务站共有13名老人,五男八女,四个房间,其中三个是老人的居室,一个是厨房。记者发现,包括卫生间在内的各个房间以及床上被褥都特别干净,一点异味也没有,进入老人的居室得换拖鞋,室内墙上有大屏幕液晶电视,窗上的大窗帘一点也不比普通居民家的差。记者在厨房的菜谱上看到,老人们每日三餐荤素搭配,午、晚四个菜均有肉、蛋、鱼、鸡不重样,想吃饺子随时就包。

 

  “这么高的标准,资金你们是怎么解决的?管理人员来自哪里?” 记者问社区主任周丽云。周主任说:“我们不得不收费,每个老人每月收600元,晚上不在这儿住的收500元。管理人员都是我们社区的工作人员,包括我在内一共15人,每天24小时轮班,一分工资也没有,收老人的钱一分不剩地全部用在老人身上。”记者又问:“那你们这不是跟民办老年公寓基本一样吗?”周主任说:“不一样,民办老年公寓带有营利性,我们完全是服务,不准盈利。”记者接着问周主任:“既然你们收费了,是否也需要像民办老年公寓那样办相关手续呢?”周主任说:“我们也想过这个问题,但民政部门的领导说,社区本身就有开展居家养老的职责,加上我们不盈利,所以不需要办手续,但仍然要符合卫生、安监和消防等法律法规的规定。”

 

  呼吁对养老院进行资金补贴

 

  采访中周丽云向记者抱怨,我们这个养老服务站是全市76个社区养老服务站中最好的,虽然向老人们收取一定费用,管理人员分文不取,但仍然入不敷出,因为养老服务站的燃气和电都按民用标准收取,可自来水公司却按商业用水每吨5元多收取。

 

  记者发现,除了英雄社区的做法外,铁东区朝阳社区的养老服务站也有借鉴之处。据朝阳社区主任莫奎丽介绍,2012年,上级领导让她开办养老服务站,可以大胆探索新路子。由于社区无力筹措巨额资金,她找到一位愿意投资的居民。双方协商达成一致:由那位居民投资40万元,建一家有30张床位的社区老年公寓,入住的每位老人每月交600元,公寓主要由投资者(两人)管理,每年向社区缴纳1.5万元,社区抽出三人无偿协助投资者管理。记者看到,这个老年公寓共有三层楼,每层9名老人,老人们早餐主食是粥、面食,副食是鸡蛋和小咸菜,午、晚主食是米饭或面食,四个菜均有肉蛋或鸡鱼。

 

  莫奎丽对记者说,现在让她为难的是,投资者已经露出口风,不想干了,因为不敢降低老人们的生活标准,盈利太少。她请记者呼吁有关行政职能部门,能否在国家对民办养老机构进行资金补贴的政策上,对社区的养老服务站予以适当倾斜,如果这个实现了,他们的养老服务站将会越办越好。(记者 高德臣 报道/摄)

 

分享到:

通知公告

热门会员

官方微信

地址: 北京市丰台区西四环中路阅园一区6号楼15层 | 电话: 010-66025939 | 邮编: 100161

京ICP备14014031号 | © 2013-2014 中国社区发展协会

返回顶部